小米和网易,为何都看上了线上杂货铺这门生意?

“小米和网易在杂货店生意上迎面相遇。卖手机的小米已经在床上卖了四件套,卖拖鞋和袜子的网易也卖了插件板和扬声器。

小米最近悄悄推出了一个电子商务平台“米佳优品”,该平台已经登陆应用商店。它的设计风格遵循典型的新鲜路线。因为它与网易的严格选择高度相似,一出现就被称为“网易严格选择的小米版”。

从两款APP产品的设计来看,无论是SKU还是现代风格最少的产品和页面设计,符合度都非常高。小米的口号是“成为生活中的艺术作品”,主页上写着“好好生活,拥有好产品”,网易的口号是“好好生活,不要那么贵”。

据钛媒体报道,“米佳优盘”是从米佳应用中分离出来的。最初的Mijia APP集成了各种智能设备控制和电子商务平台。

小米表示,将电子商务平台拆分为独立应用的原因是为了“为用户提供更完整的电子商务购物体验和更丰富的家居生活产品”。

目前,该平台涵盖家居、日常使用、智能、音视频、服装、旅游、文学创作、厨房等类别,汇集小米自有产品和小米生态连锁企业的产品,并引入一些色调相匹配的第三方产品。

与小米过去主要的智能硬件产品不同,家庭杂货在家庭用品中占据了更重要的位置。首页满是家居用品,真不愧为“小米网易严格选择”的称号。就这样,在网易严格选举一周年之际,小米加入了成为“中国版无印良品”的征途。

One是一家以手机硬件起家的公司,被称为“中国制造”。另一家是一家市值近400亿英镑的“魔术”公司,在游戏、电子商务、教育、音乐和农业领域进行多元化发展。它如何看待杂货店的“小”业务?

Mijiayyoupin APP(左),网易燕轩(右)

这个杂货店的魅力是什么?

和大人物在同一个工厂是严格选举的最早起点。严格选举的名称经常与MUJI联系在一起。响亮的“中国MUJI”标签有助于严格的选举来聚集一批用户。无印良品在日本的出现不是偶然的,严格的选举肯定不是无缘无故的“中国无印良品”。

“消费升级”已经成为电子商务玩家和本土品牌寻找新出路的良药,就像它在日本出现的那样。

消费升级不是每个人的消费升级。消费能力强的人原本不需要消费升级。他们仍然更喜欢“二十年代的爱马仕”而不是“二十年代的无印良品”。每个人对消费升级群体的共识是:中产阶级和80后、90后不断提高消费能力。

我不得不说80后和90后非常重视“自我提升”。

严峻的就业形势和社会竞争的压力造成了许多人的“知识焦虑”,所以拯救“知识焦虑”的内容是有代价的。除了关注内部,颜值也必须在线,所以健身文化是火上浇油。我们不仅要“武装”自己,还要“武装”自己的生活,说“房子是租来的,我们的生活是我们自己的”。因此,人们对家庭日常生活的需求也日益增加。

许多像无印良品这样的杂货店在日本、欧美国家随处可见。杂货店甚至已经成为日本的必看商品。在日本,除了无印良品之外,还有许多类似的杂货店,如中川七号店(Nakagawa Shops Seven)、AKOMEYA TOKYO、飞虎等。

日本杂货店的激增与东方的文化背景有很大关系。在西方,人们更喜欢自己动手做一些家具,所以他们更喜欢直接购买建筑材料,而在中国和日本,我们更喜欢购买一些现成的小物品。

东西方实践能力的差异曾导致宜家首次进入日本市场时不服从。宜家日本区负责人库尔贝格(Kurberg)曾表示:“1974年,从零售角度来看,日本市场仍处于关闭状态。当时,日本人在心理上还没有准备好接受我们的前卫风格,因为我们的大多数产品都是平装本,消费者必须自己动手。”

事实上,食品杂货也出现在20世纪70年代。一方面,

仔细观察中国一线和二线城市的大型企业,服装零售店往往很拥挤,而杂货店总是熙熙攘攘(从无印良品中裸照的“名优产品”的流行也是中国各地的一个例子。但是,从整体上看,由于中国的区域经济差异和城市成熟度的不均衡,家庭杂货店的发展和服装店的渗透率根本无法相比。

此外,如今在中国,许多年轻人离家去其他地方工作。大家庭逐渐分成小家庭。未婚人口也在增加。耐用品的消费正从家庭转向个人。

消费升级人群的主要需求可能是生活方式的优化。要么“武装”自己,要么“武装”自己的小房子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杂货店实际上有一个很大的市场。

为什么极其简单的风格成为主题?

经济学家和大众媒体对日本和中国的消费升级进行了大量讨论。一个主流声音是,中国在社会环境、国内生产总值水平、人口结构和消费习惯方面与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非常相似。

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现在,日本的消费发展过程可以分为四个阶段。消费升级主要发生在第三阶段,即从家庭消费到个人消费,更加强调个性化消费。与此同时,当前中国也具有第四阶段的特征:理性消费的回归,从追逐大牌到简单、简单、本土化的变革。这一时期出现了设计最少、以家务为主的无印良品产品。

产品上没有品牌标志是MUJI最大的特色。小米和燕萱都遵循这一传统,品牌标志被隐藏甚至缺失。

严萱强调“与大品牌同在一个工厂”,即用少量的钱购买与大品牌相同的品质,而隐藏品牌标志的目的是消除品牌给人的溢价感,让消费者强化我花的每一分钱都是为了商品质量买单的观念。

极简主义设计首先迎合了时代的审美潮流;其次,日用杂品作为一种耐用品,简单的设计可以尽可能地覆盖大多数人的审美,所以有机会在单一物品上形成爆炸;此外,统一的设计也有助于降低设计成本,从而快速扩展类别。

在互联网1.0时代,主流商业模式是现金流,小米的崛起让很多人发现,从制造开始创造高性价比的产品,也有机会成为大公司。随着在线想象力开始萎缩,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正在加入制造业。

小米和网易现在在杂货店业务中正面交锋。

小米从智能硬件扩展到家用产品,而网易则相反。2016年10月,网易推出网易智钊,进军智能硬件领域。因此,我们可以看到卖手机的小米已经卖了四件套的床,而卖拖鞋和袜子的网易也卖了插件板和扬声器。自2016年4月以来,严格的选举已经进行了一年,ODM模式已经试用了一年,并探索了许多自有品牌的经验。

网易最大的王牌是其9亿用户,而小米最大的优势在于多年积累的供应链资源。小米炸药产品很多,但平台不够。网易拥有强大的平台,但爆炸性产品很少。小米已经通过手机在制造领域建立了足够的品牌意识,而网易正在逐步去除“中国MUJI”的标签,建立严格选择的品牌意识。

很难判断哪一个更好,但我认为应该有第一次世界大战,在杂货店的轨道上肯定不止这两个玩家。应该会有更多的玩家上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