钱江晚报:花式惩罚,就是变相体罚

据河南电视台报道,21岁的大学毕业生肖雪和孙潇只工作了半个月,直到现在还不能正常走路,因为他们还没有完成表演。其中一人有瘫痪的危险。近日,郑州北镇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:销售行业的每一个团队都有自己的处罚制度,没有任何意外。

当肖雪和孙潇在相关企业工作时,双方是基于合同的平等民事主体关系。一方提供劳动力资源以换取工资;一方利用另一方的人力资源为公司创造价值。当然,所涉及的公司可以有包括绩效考核在内的管理制度,甚至按照《劳动合同法》第40条规定的程序解雇不称职的员工。然而,工人的个人尊严以及生命权和健康权不可侵犯。禁止体罚员工一直是工作场所的常识。

如今,赤裸裸的侮辱和体罚这种“要么打要么骂”的方式几乎绝迹。然而,各种各样的“花哨的惩罚”正在一些行业出现,如惩罚员工做俯卧撑、反复爬楼梯、喝厕所水等。参与该事件的公司负责人仍辩称“惩罚不是体罚”,并用“事故”来掩盖事件,但没有意识到“花哨惩罚”的非法性和风险。

肖雪和孙潇怎么了?8月12日,一个顾客没有带,一个被要求做300个蹲坐吃苦瓜,另一个被要求做200个蹲坐吃苦瓜。超出正常身体负荷的蹲下任务是一种变相的体罚。数百人蹲下,他们受不了,被诊断为横纹肌溶解综合征。这在医学领域通常被称为肌肉溶解和塌陷。如今,其中一人面临更大的瘫痪风险。

两名大学毕业生第一次进入职场时患有横纹肌溶解综合征。其中一人还面临瘫痪的风险,这令他的家人担忧。如果他们中的一个不能好转,他将在大半辈子面临轮椅生涯,这对他自己和他的家人来说都是一场悲剧。至于所涉及的企业,它们也将面临“灭绝的灾难”。除了为人身伤害支付巨额民事赔偿外,相关责任人员还可能因故意伤害而被监禁。

该公司负责人表示:在销售行业,每个团队都有自己的处罚制度。因为业绩没有完成,许多公司销售人员将面临“花哨的惩罚”。“打骂”式赤裸裸的侮辱,法律不允许体罚,不见了;然而,在一种变相的形式中,各种各样的“花哨的惩罚”被用来复活死者,以便在法律中发挥边际作用。然而,一个只注重绩效而忽视员工权益的企业将会把员工完全变成工具。这样的企业不会有凝聚力。“花哨惩罚”的泛滥对那些称之为“小船掉头”的初创企业和小企业来说也很常见。然而,由“花哨的惩罚”造成的“事故”很容易扰乱33,354艘船只,例如获得巨额赔偿。

花哨的惩罚在一些行业非常普遍。该警惕了!相关企业必须提高尊重劳动者权益、控制安全生产风险的意识,避免“花哨的处罚”。工人们也必须果断地对“花哨的惩罚”说不。他们也可以积极报道或投票支持相关企业。劳动、公安等相关职能部门要主动积极履行职责,坚决制止和查处“花式刑”。

这篇文章是从温州网66wz.com转来的